0419.JPG

 

0412.JPG

 

  偽裝者中,有兩對重要的生死搭檔:明台與于曼麗、明樓與阿誠。
 
  明台、曼麗一男一女,很適合作為在外打拼的隊友,扮夫妻、男女朋友、富少舞女,出雙入對去刺殺,比起兩個男性,較不引人懷疑。明台、曼麗,屬於基層行動小組的搭配。
  明樓、阿誠兩位男性,很適合作為辦公室裡的上司下屬,還要在別人面前維持一定程度的淡漠,不像兄弟像主僕,這樣才可以讓別人想離間、想分別測探,以便兩人各自挖掘其他人的利益或弱點。他們也能遠距離狙擊,但通常不會自己去做,因為要忙更重要的事,操盤更大的局。樓誠兩人,屬於運籌帷幄的智囊型搭配。
 
  網路上有句話說:「樓誠一時爽,蘇靖修羅場」。
  梅長蘇和靖王的確置身修羅場。《琅琊榜》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演繹梅長蘇、靖王、林殊「兩個人的三角戀」,蘇靖二人花了很多時間猜疑、試探、爭執、誤解,慢慢進展,非常動人,但這也表示很多時候他們的心意無法互通,想的不在一處。
  可是,明樓和阿誠,哪裡只是「一時爽」呢?樓誠二人和蘇靖相反,雖然分頭執行任務,但親密合作程度,用景琰對蒞陽長公主的話來說就是:「蘇先生便如同我本人。」不必事事稟報,也能默契十足。樓誠之間有許多愉快的日常,但更多是在危機中互相扶持,完美搭配,不管遇到什麼情況,從來不曾懷疑、動搖彼此的關係,是全劇最心有靈犀、堅定不移的生死搭檔! 
  相較於該被軍統頒發優良搭檔獎盃的樓誠,明台、曼麗會因為愛情不同步而有些小打小鬧,還曾因為隱瞞上層走私而關係破裂了一小段時間,但這些都是有原因的,無損於同生共死的盟誓。
  台麗為何會與樓誠有這樣的差別,我認為原因有二:年紀,以及層級。
 
  根據這篇微博〈偽裝者年齡線〉的查證,電視劇中,1939年,故事開始時,明樓35歲,阿誠26歲,明台21歲,曼麗20歲。
  明台和曼麗才多大呀,能要求他們有樓誠的閱歷和智商嗎?
  當然,年紀不是最重要的原因。黎叔年紀更大,但層級比明樓、阿誠要低,跟明台一樣是小組組長。郭騎雲、程錦雲年紀比明台大,但他們都跟曼麗一樣是組員。
  最主要影響的關鍵是層級,層級影響視角與資訊,視角、資訊影響想法與行為。
 
 
一、層級不同,導致獲知的資訊不同,情緒反應自然也不同。
 
  有的事件則是觀眾有全知視角,可以推敲出角色不知道的事情,例如狩獵計畫。明樓阿誠、明台小組、黎叔小組,三組人眼中的任務完全不同(請參見我寫的狩獵計畫(上)狩獵計畫(下))。
  明台因為獲知要刺殺明樓而情緒愧提,事後因家人隱瞞資訊而暴怒。曼麗因為要殺的是明台的哥哥,而勸他私奔,又想以「自己不執行」要脅推翻行動,和郭騎雲衝突,弄得明台煩躁大吼:「自己人打自己人,瘋啦!」明台、曼麗之舉,我覺得是一般人都會有的情緒反應,以特工來說很不專業,但情有可原。
  有的事件則是連觀眾也不知前因後果。比如孤狼翻明鏡的東西,讓汪曼春去查明鏡的保險櫃。明台接了阿誠的電話,飛車趕往銀行,掩護到保險箱取貨的人逃走,冒著被76抓走的風險,努力演好一個花天酒地的廢物少爺。事情解決後,阿誠不告訴他原因,明台真的很傻眼、很不甘願。可是沒辦法,不該他知道的,他就不能知道,規矩就是這樣。
  偽裝者已經很偶像劇了,真正的諜報工作,源頭與結果往往永遠都無法清楚,誰、為什麼、要把什麼東西、交到哪裡、之後會怎樣,通通不知道,自己是這條線上的哪一個環節,也不知道。
  危險都是真實的,卻又告訴你生活都是假的。我實在不曉得做這行的人要怎麼保證自己不發瘋。
 
 
二、層級不同,導致看事情的角度不同。就算知道了同一件事,解讀也會完全不同。
 
  明樓、阿誠對軍統上層與汪政權走私,不會像明台那樣排斥。首先,這是身在汪政權偽裝工作的一部分,不能不執行。(汪精衛投日的論點與內幕,功過還很難說,這裡就不討論,以偽裝者的設定,汪政權就是徹頭徹尾的惡。)再來是明樓、阿誠跟王天風一樣,知道戰爭需要錢,更需要運貨管道,如果不存在軍統高層和梁仲春這種發國難財的小人,就無法用賄賂、矇騙、夾帶等手段,將自己人的物資混在其中,那就無法掩護任務所需的武器送到敵後來,也無法掩護紅色資本家明鏡的藥品送到前線去。
  知道秘密的他們,一邊痛苦地布局,扮演自己厭惡的角色,經手骯髒事務,犧牲身心健康,恐懼歷史評價,但也因為親自布局,全盤調度,還有理由能說服自己,這是必須要做的,這是以不義成就大義。 
  但是基層沒有辦法看到宏觀的布局,沒辦法說服自己這麼做是必要之惡。
  曼麗接手報務工作而發現走私,急得想馬上下樓報告明台,終被郭騎雲說服隱瞞,完全是為了保護明台性命。明台一得知真相,暴怒得直接動武,差點斃了郭騎雲,見曼麗下跪申辯「不要你死」才稍微冷靜下來。
  走私鴉片發國難財確實是壞事,但是如何使用、何時透露這個訊息,是明樓策反明台的手段。之所以能達到使明台對軍統徹底失望、轉投共產黨的效果,完全建立於,明台小組在軍統中的層級侷限了他們視角。
  三個人對這件事的認知,就是全然的不道德、全然的惡,自己是被騙、被迫或為保護所愛之人才不得不從命。沒辦法像王天風那樣,自己過得簡樸,把走私獲利用於敵後據點及任務;沒辦法像阿誠那樣,跟梁仲春獅子大開口要四成利,裝成唯利是圖的小人來掩護物資運送;沒辦法像明樓那樣,操弄所有為敵為友的心理、使盡無論黑的白的手段,只要是為了抗戰勝力,所有物力資源、社交關係、人性弱點,都視為中性的、可調度的。
  自己人高層腐敗至此,對於不明大局的明台來說,唯一合理的情緒反應,就是義憤填膺、恨伙伴隱瞞及擔任共犯。對於有理想抱負的明台來說,唯一對得起自己良心的做法,就是激烈反抗:炸走私船毀掉鴉片、嫁禍同流合污的B組組長,以及離開,申請加入共產黨。
 
 
 
 
  雖然樓誠、台麗看似有差別很大,但他們也有驚人的相似之處。
 
 
一、搭檔之間永遠遵守上司與下屬的倫理。
 
  上司對下屬的能力有著絕對的信任,交辦任務從來不心軟,意見不同時,以上司的判斷及命令為準。下屬雖不用事事報告,卻也不得有所隱瞞,隱瞞即使情有可原,還是會被狠狠責備。反過來,上司雖不會刻意隱瞞,卻也沒有事事讓下屬知情的義務。上司有情緒時可以冷淡,可以宣洩,事後可能會安撫,但從不道歉。上司對下屬的愛護及叮嚀,除了命令之外,通常不直接表達,而會以翻舊帳、說反話等方式,一點一點地擠出來,當然下屬都聽得懂。
  例如,當阿誠誤判情勢,撤掉跟監保護大姐的人手,讓大姐被76號的人抓了,他是跪在地上被明樓責問,跪到明樓逕自出門、大姊急得要扶他起來時,還有點站不起來。等阿誠衝進76號,明樓已經一槍殺了陳亮,揚長而去,沒多看阿誠一眼,也從沒給過一句安慰。
  阿誠撿明台手錶,導致明樓必須設計出狩獵計畫。之後又發生事件,李秘書認出明台背影,反被明台、程錦雲滅口。阿誠要去現場,明樓損他:「到了現場,別再撿東西了。」 阿誠激動道:「我要再撿東西我就把我的手剁了型嗎!」 明樓再戳一刀:「記著就好,手留著做飯吧。」
  例如,明台得知走私的事,差點把郭騎雲斃了,曼麗急得往地下一跪,喊道:「我不要你死!」怕明台出事,和郭騎雲慢慢跟著,明台吼他們滾,他們寧被責罵也要陪著明台、灌醉明台再帶回去。
  明台回麵粉廠時,不打招呼也不解釋,對著曼麗的背影沒頭沒腦來一句:「銷量好嗎?」曼麗驚喜地問:「你回來啦!真的回來啦!」明台雖然故意不瞧她,但難得的親暱動作洩漏了真意,他見曼麗臉上有麵粉,去刮她的鼻子:「唱小花臉呢!」曼麗問:「不生氣了?」明台又故意不回答,說:「我問你銷量怎麼樣?」只見曼麗開心地微笑著,走過來回答的郭騎雲也笑著,因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大如天的不會有錯的上司,主動向下屬開口,就算是表達善意和歉意了,口氣拈酸地說「總經理和經理都有了,我是有點多餘」就是願意歸隊了,「董事長不懂事可不行啊」就是理解下屬之前處境為難了。彼此都聽懂了,明台才更進一步修補裂痕,講出了心裡話:「我得謝謝你們,你們瞞著我,是為了保護我。」但當曼麗和郭騎雲試圖順著他把話說得更滿:「上司大如天」、「你就是我們的天」,明台又馬上打斷過多的情感表達:「好了別貧了,說吧,什麼事?」把談話拉回正事,拉回工作模式。
 
 
二、對兩位下屬阿誠、曼麗來說,遇見上司,是心靈的重生。
 
  阿誠險被桂姨虐死,被明家收養,明樓親自把桂姨趕走、帶大阿誠。曼麗原已生無可戀,因明台才放下過去仇恨,把心重新打開。
  兩人身上有著看似矛盾的兩種特質:既滄桑,又純真。滄桑,是面對外面那個需要偽裝、需要防衛的世界,純真,是面對他們命中的主心骨,全然交付最真誠、最美好、最脆弱的自我。
  明台潛入明樓房間找情報,被擁有鑰匙的阿誠阻撓,想從阿誠那兒問明樓的事,阿誠回答:「大哥替誰做事與我無關,我只知道,自己在替他做事。」明樓是三面間諜,阿誠也一樣當三面間諜。
  古城牆上,曼麗對明台說:「我不怕死,我只怕,死了以後見不到你了。」「你去哪我就去哪, 你要是去了,我就必須去。」明台留在軍統,曼麗不再逃跑,明台投共,曼麗若沒死也會跟。
  明樓是阿誠的天,明台是曼麗的天。對阿誠、曼麗來說,若沒有自己,天依舊朗照乾坤,但天若塌了,自己也將不存。外在世界的風雨儘管打在自己身上沒有關係,明樓、明台才是自己精神上的整個世界,有他們領著,自己什麼也不怕,拼上一條命也要守護他們。
 
 
三、兩位上司明樓、明台的心路歷程,其實是同一個特工的不同生命階段。
 
1.明台是明樓的過去。
  我認為,明樓年輕時的個性就像明台,年少輕狂,才會與嬌俏美麗的仇家之女汪曼春戀愛。被大姐毒打罰跪送出國後,戀愛心死,熱情和心思全給了復國大業。從共黨前往軍統臥底受訓,再假意從軍統投誠汪政權,成為三面間諜,周旋於極端的危險中。情報工作需保持單線聯繫,欺騙敵人是一回事,但在親友、愛國人士、同黨的自己人眼中,仍得假裝自己是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,被誤解、唾罵甚至可能被暗殺,實在難受。
  他想當明台,羨慕明台,就算明台也成了特工,都算是坦然活在陽光下。明台衝動、重情、易感,那是明樓強行捨去的青春。
 
2.明樓是明台的未來。
  故事最後,明台接受了艱鉅的任務,成為雙面間諜,同時有軍統和共產黨兩個身份,只與明樓單線聯繫。也就是說,他也往明樓的路上走了。除了單線聯繫的上線知情,他與兩個陣營的人都不能同路、不能交心。
  接下來就是我的腦補。
  不遠的未來,國共戰爭就要開打,他結交的好人們反目,他能否承受?能否執行?稍遠的未來,清算鬥爭即將展開,就算他忠黨愛國、無愧於心,但他是明家少爺出身,又非一開始就加入共黨而是半路投靠的,會被黨內同志如何看待?
  揣想未來太難受,那就只想過去吧。
  明台已經曉得,自從王天風帶他進軍統那一刻起,他就是死間計畫的死棋了。他不是不願意犧牲,只是,身為死棋,他被培養出對其他死棋的深刻感情,然後再剝奪這一切,這過程,實在太痛了。
  不曉得他會不會想,如果自己是像明樓那樣,主動投入團隊,如果自己的個性能更冷靜,是否有機會爬升到看清全局的位置,是否有可能改變布局方式,救得了自己深愛的人?
 
  
  明台是明樓的過去,明樓是明台的未來,因為,偽裝者,走的都是同一條路,如王天風所言:「行動中無所依憑,沒有後援,精神上人格分裂,倍受摧殘。」死去的人愈來愈多,心靈負荷愈來愈重,路愈走愈黑,沒有光,沒有救贖。
 
 
  驀然想起,當阿誠抱怨家裡有孤狼、在外演戲回家還得演,明樓安慰他說:「你還好,有我陪著。想想明台吧,他才是演的最孤單的那個。」
  誰又知道生死搭檔能不能都活著、互相陪伴到最後?
  相較於台麗,的樓誠是幸運的,有彼此陪著一起走入未知的未來。
  假以時日,明台和曼麗的年紀、閱歷成長,應該可以到達樓誠的工作層級與思考境界。
  可是,他們已經沒有時間,沒有機會。
  明台在短短幾日內驟然老去,而曼麗永遠都不會長大了。
 
 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眠鵠

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