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秋冬

  城市漸漸有了秋意,間歇的秋雨每天多抽走一些高溫時段,也抽走振文緩慢建立的安全感。

  尤其在由陰漸雨時。雲層壓低,無所不在的雨腥氣息碾進他的呼吸中,大雨落下,空中的淅瀝漸漸在地面形成水窪,讓他感到意識就在那裡漂著,繞著自身打轉,一不注意,自我就會遠遠飄走失去蹤影。

  振文戲稱,需要冬眠的日子近了。

  上學,上課,社辦吃飯,吃藥,回教室午休,上課,放學,到球隊或找宇豪。日復一日,非常穩定。

  中午到社辦躲好,這件事變得更加重要。儘管獨處有時也很可怕,卻遠比應對無處不在的老師同學好多了。這種時候,平常不必思考的日常對話,都變得非常費力。

  振文還是喜歡往社辦的巧拼上躺,但躺著躺著便感到地板的冷意穿透上來。

  五顏六色的拼面之下……是凍土,不是詛咒般的霓虹與綠茵,是空無,不是自己竄流的意識與血脈。

  ——我真是個怪人,腦袋和別人不太一樣,振文想。然後坐起來,在巧拼上抱緊自己的膝蓋。

  閉不閉上眼都沒有差別,眼神與心靈簇到一個看不見的點上,沒有內,沒有外,像黑洞將一切扭曲了外表卻又未消化本質,讓理性與邏輯落入深淵卻永遠探不到底,胸口虛空得慌,因為確實沒有任何事情可以煩惱,確實沒有任何重量落在心中。

  能有社辦這個地方收納這樣的自己,真好。

 

 

  放學後,賀承恩帶球員練球,小小從學長姊那裡傳承了球隊職責,有時會教振文做點小事,但國中部學生自主空間少,她也不怎麼忙,就在社辦念書,還趁著無人打擾,把她腦內的BL幻想化為真實。而振文寫作業,畫圖,或什麼也不做,就只為捱過不舒服的陰雨天。兩人彷彿在同一個草原吃著不同食物的動物,互不干擾,生活得十分和諧。

  宇豪繼續在同一家網咖打工。振文大可回家,卻喜歡跑去宇豪那裡玩。宇豪沒排班時,他們就一起吃飯,再一起打電動。

  振文經歷過綁架案後比以前更挑食了,大腸麵線不吃腸子,滷味拼盤不吃米血,平價牛排的蛋和通心粉沒問題,但花椰菜和青豆通通留給宇豪。

  「你很誇張欸。」宇豪總是一邊大口吃著振文不吃的食物,一邊說同樣的話。

  「他們給我吃過的,我都不吃。」

  「理由一堆咧!」宇豪說:「他們沒給你吃的你也不吃啊。」

  「不吃拿來。」

  「欸欸幹麻我要吃啦!」

  電動對宇豪來說只是平衡辛苦打工的娛樂,亂跑亂砍,大不了重來,振文卻很在意輸贏,常常激動大叫干涉。這是振文精神好的時候。

  精神不好時,連最喜歡的遊戲也失去樂趣。好在宇豪早已習慣孤獨,就算振文直說累了煩了不玩了,往宇豪床上一倒,宇豪也不介意。

  聽著宇豪在遊戲中橫衝直撞,明明很吵,振文卻覺得安心,甚至小睡一陣。醒來時,振武在來接他的路上,或者振武已經到了,為了等他而跟宇豪對戰。「打成這樣,我又要睡著了啦。」振文的評語每次都差不多。兩個打得不怎樣的人,交戰起來真是一點都不刺激,於是思緒懶洋洋地飄來飄去:

  家均不打電動,只打排球。從2022年來2018年的家均,笨拙地搭訕自己時,表現的就是如此。哦而且還說宇豪以後是志弘的主攻手——那我該跟宇豪說,他未來的男友是子軒學長嗎?

  隱瞞宇豪好像不太對,可是,想不出來,為什麼宇豪會轉學到志弘;而且天曉得這是不是確定的未來,萬一不是呢?還有,被告知某人以後會喜歡你,畢竟還是怪怪的吧,又不是每個人都跟我一樣,腦袋和別人不太一樣。啊這個句子繞得頭好暈啊。

  暈。精神難以集中。口乾舌燥。視力模糊。

  一個個被命了名的藥物副作用。

 

  不在宇豪家,中午在社辦,振文又朝家均伸出手,叫他拉自己起來。家均猛一拉,振文一站起來,眼前一陣搖晃,不得已用另一隻手抓住家均的手臂穩住身體。

  噢副作用還有,變化姿勢時短暫的低血壓。

  「怎麼了啊……」家均問。

  「醫生說,瞬間變姿勢就會這樣,要改成慢慢起來。」

  「要去健康中心嗎?」

  「沒事。這禮拜換新藥,習慣就好。我不喜歡一直去健康中心。」

  「可是快打鐘了耶,你會被風紀記吧?我扶你回班上?」

  「這個樣子不想回去。幫我line振武,請他去辦公室找班導講,說我走不動,人在這。班導午休會去班上,所以一定會跟輔導室說,請晤談老師過來。那之前我們大概還有十五分鐘可以待這。你就說是看我不舒服才陪我,才不會被罵。」振文佩服自己,為了能繼續躲著,能在學校對國中部學生的規定中找到一點空間。但即使是這種程度的思考,對現在的他而言也十分消耗腦力和體力,使得他一口氣講完話後更累了。

  「本來就是你不舒服啊。」家均扶振文在長椅坐下,line完振武後,好奇地問道:「吃藥應該是要治病吧,你怎麼吃藥好像病更重。這種藥有沒有問題啊?不要吃了吧?」

  疲憊已極的振文,一面暈眩,一面忍不住吃吃笑了起來。

  「怎樣啦?」家均原本著急的表情變得莫名其妙。

  「你好單純……」振文抬頭看家均說:「我吃藥是因為腦袋跟別人不太一樣啊……你說我吃藥病更重……你這人超搞不清楚狀況的啦哈哈哈……怎麼可以,這麼沒惡意又這麼機車的關心別人啊哈哈哈哈……」

  振文看著家均的臉色浮上很多困惑和些許惱怒。「好啦,你不知道,我跟你說,我壞掉了。在做心理治療,搭配藥物,藥就是有副作用,沒辦法。」

  「不能不吃嗎?」

  「不能亂停藥啊,超可怕。」

  「會怎樣?」

  「……會沒辦法做正常人都做得到的事,比如跟你好好講話。」

  「是喔。」

  「醫生說,如果之後狀況穩定,會慢慢減少藥量,然後停藥。」

  「喔……那醫生有說,為什麼你會這樣嗎?」

  振文又笑起來:「不是他告訴我,是我告訴他。簡單來說……是遺傳吧。」不簡單來說還能怎麼說?嗯,我應該要叫媽媽的人,和舅舅一起綁架我,刀割我,針扎我,毒打我,本來真的會淹死我,是因為未來的你和莉琪來幫忙,她才沒殺我。而她雖然不在了,卻說她永遠在我身上……

  振文的笑容變得家均難以理解,明明在笑,卻看起來很淒涼。

  「是喔,那還真沒辦法。」家均有些擔憂地問:「那,有什麼隊上可以幫的嗎?」

  「你幫過啦,上次那些白目笑我,說我這是遺傳,你不是兇他們嗎。」

  「喔,沒什麼。都忘了。」家均咧開嘴微笑。

  有什麼隨著那微笑一閃而逝。

  振文想,那只是錯覺,那是家均紅潤的嘴唇,不是血。

  自我毀滅,絕望,逃不開,拼命躲,不會回應,愛上,活著,如果。

  重來。

  「躲?躲也沒用。你如果活著,一定會跟我一樣,愛上永遠不會回應你的人,拼命躲開他,卻逃不開自己的絕望,最後自我毀滅。」……都只是,林虹茵已逝的詛咒而已。

  「振文。」振武出現在社辦門口。

  「哥?」

  「你的晤談老師今天不在,班導叫我過來,看你是去健康中心還是回班上。」

  家均把振文從長椅上扶起來,這次他有注意,動作不能太猛,要慢慢起來。

  振武沒有接手,就讓家均跟在振文旁邊關注他是否需要協助,三個人一直走到振文振武的教室外才分開。

  振文進教室前,瞇著眼看了看天色。

  仍未放晴,像洗不乾淨的抹布那樣陰灰,風聲颼颼捲走安寧,不祥之感柔軟地從四面八方包裹過來。

  不過,等雨落下之後,會好些吧?

  醫生說狀況穩定,慢慢就會停藥。就不會像家均問的怎麼病更重了。就不必再老是需要人特別幫我了。不過如果又有人笑我,家均會兇回去的。

  真好。

 

 

  當天放學,振文去找宇豪時,要求他重講一次,在振武交付完贖金、家均和宇豪徹夜盯著安南國中大門那晚,家均到底都跟他說了些什麼。

  「上次在你家不是講過了。」

  「快點。」

  「是要講幾次啦,沒興趣看你們放閃欸!」

  「就這次。」

  「煩餒……」

  從2022年來到2018年的家均,告訴宇豪,他不是一開始就對振文動心,而比較像加入球隊後越來越喜歡排球一樣,是在不知不覺中加深的。

  振文說:「嗯,他確實,一開始是因為崇拜子軒學長才加入球隊。」

  「那誰?」

  振文心想:你未來的男友,家均原本喜歡的人。「我獲救前一天,你們在我家,小小學姐不是接到一通電話嗎?就是學長打的。」

  「喔,說他妹有那個戒指。」

  「對。學長是我們隊上的主攻手。」

  「聽說我以後也會是主攻手,很帥欸。」

  「無法想像。然後咧?還講什麼?」

  2022年家均確定接下隊長一職後,兩人就常常一起在社辦看資料,家均也會拉振文去友校看球。振文需要偶爾在社辦獨處,有時也跑去家均家放鬆。然後家均跟宇豪說,自己對振文是認真的。

  「他幹麻突然找你講他對我認真?」

  「我哪知。」

  「有發生什麼事嗎?」

  「他沒講。」

  於是2022年的宇豪跟家均講了很帥的話,說他必須能為振文做任何事,才放心把兄弟交給他。

  振文直接忽略宇豪又一次自我稱讚。「任何事……結果他就跑來2018年找我。」

  「他說看不下去你那麼痛苦。」

  「可是我不是什麼都不記得嗎?」

  「聽說只記得很怕的那種感覺。」

  「什麼跟什麼啊。」

  資訊怎麼這麼少。

  想知道,想知道跟家均有關的事,現在的,未來的,任何事。

  家均原本不是因為喜歡排球而入隊。真的。

  他現在,手痛也不覺得自虐,顯然真心喜歡打排球。真的。

  我需要在社辦獨處,真的。

  哥哥和我提早轉學到志弘,家均和我提早認識。一起待在社辦這件事,已經發生。

  家均看我吃藥不舒服,問我藥有沒有問題、能不能別吃。他看不下去我痛苦,已經發生。

  所以,就算原本喜歡子軒學長,也會不知不覺加深對我的喜歡……這,應該也會是真的。

  好想搭時光機去看看,如果到時候家均真的是我男友,那就可以……

  就可以放心。

  放心讓他拉我起來、扶我坐下、幫我兇別人。

  我就可以放心……喜歡他。

 

 

 

越界均文同人:記憶遺落的盛夏28星空  請點我

越界均文同人:記憶遺落的盛夏  全文目錄  請點我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
mysteryAB

眠鵠

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