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秋

 

  暑假有球隊團練還有暑期輔導,真正放假時間才三週。每天見面還不覺得,隔了三週再回到學校,振文才發現家均和自己一樣,身材高壯了,聲音低沉了,和八年級的模樣遠遠拉開距離。

  這樣的家均……更迷人了。畢業旅行的遊覽車出發的時候,振文發覺心情也和八年級童軍露營不一樣,那時興奮得坐不穩,現在卻光想到晚上和家均睡同一個房間,就不知道該把手腳往哪放,躁動不安,隱約期待,又忐忑難捱,好複雜的感覺。

  南下到墾丁的車程很久,集合時間訂得很早,振文怕暈車,又提早起床吃完早餐就吃暈車藥,因此在遊覽車上忍不住打瞌睡,可是陽光很亮、全班興奮得一直唱歌超吵,無法入睡。中間的科學博物館行程振文還算喜歡,但鹿港老街的參訪就只有振武有興趣,太陽烈得他不舒服,直到下午遊覽車上開始放電影,他才終於睡著。

  吃過晚餐後,夜車到墾丁又花了一段時間。真的進飯店時,振武等在車旁拿兩個人的行李,振文蹲在自己班級的隊伍最後方,想止住暈眩。

  「欸還好吧?」家均的聲音。

  「他暈車。」振武拉著行李箱邊走來邊說。

  家均和振武把振文扶起來,進電梯,大家站在門口先敲了敲門,然後俊喆拿著門卡感應。綠燈。進門。

 

  飯店的床真有彈性,枕頭很大很柔軟。振文大字躺在雙人床上這麼想著。旁邊放著振武幫他拿出來的換洗衣物,振武先進浴室了。家均班不斷有人來串門子,在隔壁家均和俊喆的雙人床上坐著躺著彈跳。好熱鬧的班級啊。

  覺得好點後,振文起來吃藥、洗澡。

  規定是過了十一點班導和隊輔查房後,就禁止出房門。不禁止還好,禁止了那就非做不可。家均、俊喆和他們班的人,一個小時在那裡把門開開關關,先是偷開一條縫,確認巡房老師和隊輔走到另一邊,就可以快速閃到隔壁房門前敲敲門,趁人家開門前跳回來關上房門,躲在門後,等自己房門也傳來拍門聲,快速開門哇地嚇人一跳。這種無聊遊戲,終於玩到自己也覺得無聊,看看也十二點了,開始拆開零食,泡泡麵,拿出冰得差不多的飲料,桌遊在床上鋪排開來,電動接上大電視,越晚越嗨,直到隊輔敲房門罵說小聲一點。

  玩出一身汗又要洗澡。飯店浴室是淋浴間和浴缸在一起的。振文淋浴,聽見家均俊喆嘻嘻哈哈,他就沒有只圍浴巾而是換好衣服才開門,一出淋浴間差點昏倒,這兩人直接就在大浴缸裡玩開,水潑得到處都是,就算穿得跟游泳比賽一樣也不是這樣啊現在又不是在游泳!振武怎麼能這麼冷靜在旁邊的洗臉台刷牙?啊因為振武沒有喜歡家均。

  振文只好假裝若無其事,刷牙時努力不直視浴缸,卻連水聲都令他臉頰發燙,糟糕這樣是不是全世界都會發現他喜歡家均的祕密?

  

 

 

  畢旅第二天,度過早上熱得半死的鵝鑾鼻燈塔和墾丁國家公園後,下午進了振文很喜歡的海生館。

  不喜歡觸摸池,海星海參海膽長得好可怕,整個空間都是腥鹹味。畫面非常美又聞不到味道的大洋池最棒了,幾十種大型魚類流竄飛舞。走在八十一公尺長的隧道裡往上看,魟魚像伸展翅膀在水裡飛翔一樣。水母這種半透明薄膜的生物,看起來好療癒。巨大海藻缸給人森林的幻覺,只是是藍色的。振文想,之後畫畫看,不曉得素描可不可以表現這種深邃。

  晚上逛玩墾丁大街、把宵夜要吃的零食飲料採買充足後,住進小木屋。

  一樣是從各班自願湊來的畸零人數:排球隊的家均、俊喆、振文、振武、小甲,五個人住六人房,寬敞得很。

  通舖上面鋪滿睡墊,超適合打枕頭仗。整排小木屋都是志弘的學生,不在飯店不怕吵到散客,鬼吼鬼叫也沒關係。振文此生還沒見過振武這一面,原來哥哥也有這麼瘋狂的時候啊。他這天沒被車程弄得疲憊,又在海生館加滿元氣,興致勃勃地加入。

  俊喆老是發明新的理由打人,家均不服氣就打回去,振武和小甲乘機偷襲,振文則是毫無規則的支援。後來大家把枕頭棉被堆成山,遠遠跑過來翻跟斗摔進去。只是跑在睡墊上本來就不穩,一下滑歪了還來不及摔進棉被枕頭山就倒下去,不會痛只是會被其他人趁機亂打一通。振文對家均不敢真的太用力打,對哥哥和其他人就敢了。振文不會翻跟斗,只轉個身讓自己背面摔進軟綿綿中,振武第一個抱起枕頭大笑打他,大家也紛紛攻擊,最後四個人一起把他抓起來,在他尖聲怪笑著叫救命和不要中,把他翻過一次算數。

 

  第一天晚上吃宵夜玩桌遊打電動,只睡了三、四小時,第二天走了一天行程後又這樣玩到凌晨一兩點,也真的累了,想到還要保留體力去劍湖山,睡覺還是必要的。

  俊喆說怕吵想睡邊邊,於是大家喬好從左到右的位置:俊喆、小甲、家均、振文、振武。

  家均在睡前,拿了那個多出來的第六個枕頭,抱在胸前。

  振文被家均和振武夾在中間,覺得特別有安全感,幾乎是一躺下就睡著了。

 

 

 

  吃藥引發口乾舌燥的副作用,清晨時,振文起來喝了水,再躺回去時,看看大家都睡得很熟,就面向家均側躺下來,右手有一半壓在身下緊貼著身體,左手屈著放到臉旁以免碰到家均。

  天開始亮,空氣微涼,家均卻周身散發著熱氣,手中的抱枕已經到腳邊去了。

  這睡相,滿可愛的嘛。振文心想。

  家均在睡夢中伸了伸腿,小腿露出棉被。

  啊!振文呼吸一抽,抿起嘴唇。那是被我踢過的位置。出事那天,家均抱著我,任憑我怎麼踢打他也不放手,想阻止我跑出他的視線。振武說過,我獲救也就是我生日的那天凌晨,宇豪和勁揚在他房間打地鋪,莉琪和家均跟他一起窩在床上聊天,那時候家均承認了,他喜歡我。

  家均的腳把枕頭踢得更遠,手伸出棉被搭過來。輕輕的,食指、中指、無名指指尖,觸到振文的手腕。

  振文感到露出棉被的手臂,起了密密麻麻的顆粒,被家均的指尖搭到的星點皮膚表面,像急促聚集了所有顫慄的顆粒,彷彿血流被輕輕揪住似的。

  好想偷親,可是不行。

  就這樣看著好了,離鬧鐘響大約還有四十分鐘。

 

  家均嘟噥起夢話。

  內容足以重重斷開被輕輕揪住的血流。

  振文愣了一下,很希望聽錯了。

  但沒有聽錯,又一次,家均說得更清楚。

  「學長……」

 

  振文突然很害怕家均醒來,看見自己現在的表情。

  他艱難地在盡量保持不動的情況下,抽出有一半壓在身下緊貼著身體的右手,輕輕抓起家均搭到他左手臂上的右手手腕,移開。坐起來,睡意全無。

  走進浴室,打開水龍頭往自己臉上潑水。

 

  看著鏡中自己滿臉帶水的瞬間,他突然站不穩了。

  想起他拼命別開頭和閉緊嘴巴、舅舅逼他喝下加安眠藥的水、濺的他鼻子臉頰下巴都是、嗆得他痛咳不已肺快炸裂。

  藥,吃藥,不行,吃過早餐才能吃藥。

  不是,我不是真的焦慮和恐慌,大腦也是肉做的,現在只是腦子在痙攣而已。

  林虹茵的臉疊映在自己臉上,她的音色和自己腦中的文字,在幻想中聽得真切:

  「很矛盾哦?看你要選不吃藥還是副作用。畢竟要相處好幾年,家均會不會喜歡你?沒那麼快公佈答案,自己先好好作答。」

  振文扶著洗手台乾嘔起來,大聲喘氣。

  再抬起頭來,一聲尖叫看到鏡子裡多了一個人。

  「對不起!」振武連忙說。

  「……我沒事,你去睡啦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

  「假的。」

 

  振武拿來蘇打餅乾,倒了一杯溫水,讓振文吃掉餅乾後吃藥。

  兩人一起離開小木屋,穿著拖鞋在沙地上走走,吹吹海風。朝陽已升起,斜射的金光讓他們瞇起眼睛。

  振文開口:「林虹茵和陳家均。」

  振武愕然:「有什麼關聯?」

  「就是沒有,但為什麼被我連在一起?莫名其妙。」

  振武答非所問:「在醫院,家均想到不能等你醒,就哭了。還去牽你的手,十指交扣那種喔,親了你額頭一下,跟我和莉琪說,他怕再待下去會走不掉。他真的很喜歡你。只是不是現在,時候還沒到。」

  

 

 

  「出去玩也不揪一下!」家均看到振文振武進門,立刻把嘴裡的牙膏沫吐掉,一邊打開水龍頭沖洗牙刷,一邊埋怨。

  國中生真是。振文心想,什麼懷疑,什麼創傷,什麼未知,先跟牙膏沫一起沖掉吧。我會等,等家均長大。

  「你自己睡到叫不醒的。」振文回嘴道。我不算說謊,我在浴室洗臉和尖叫都沒吵醒你。

  「屁啦。俊喆這麼怕吵,也說沒聽到你叫他。」

  「早餐前還有時間,去玩沙?」小甲截斷對話。

  「好啊。」家均喊道:「欸俊喆快點啦。等下把振文埋進沙裡,誰叫他昨天不會翻。」

  振武噴笑出聲。

  「欸靠又我!」振文抗議:「勁揚不在就這樣!」

 

 

 

  各校的畢旅行程和時間都差不多,大家像在劍湖山開同學會。振文遇到安南的同學,振武降讀一年,遇到曾經小一屆的學弟妹。

  「張力勤!」安南排球隊現任隊長呂柏煦,跟一個女孩到了面前。

  「啊,學長……」女孩竟然是盧語辰。曾經的幼稚與跋扈早已不見蹤影,她落落大方地拉著呂柏煦說:「這是我男友。」

  都是綁架案時協助做過證詞的人,振武想,盧語辰謝謝你了,那時你說在幫童軍團長整理全國大露營的物品,家均才能循線想到七月九號的校園有哪些團體進出,把我們大家的監看位置安排好。

  許雯婷和王語萱,開心地抓著振文自拍了好幾張。振文其實尷尬難耐,但笑笑的沒有拒絕,想想她們都是發自內心友善對待自己的人。

  當初小小學姐要求王語萱提供美術社所有同學的聯絡方式,忙著畫林虹茵,把整件事交給莉琪去一一詢問,哥哥和勁揚在旁邊紀錄有用訊息,這才順利縮小了可能的人質所在地點,加快找到他的速度。

  美術社老師竟然是綁架犯的陰影,該過去就讓它過去吧。

 

 

  家均正在玩第六還第七次G5。每次都要坐第一排,然後在衝下去的瞬間,放開雙手大聲歡呼。振文坐了一次覺得很刺激很好玩,但是已經夠了,就叫振武不用陪他、跟家均俊喆小甲去吧,他休息一下。

  趁著振文幫大家顧背包和拍照的時間,許雯婷對振文說:「這給你。」

  是個可愛的小藥盒,可以按照一天要吃的份量分格裝好。

  「你沒事幹麻帶這在身上?」

  「知道畢旅會在這遇到啊。我想你應該用得上吧。」

  振文想起,一年多前,他出院後,收到王語萱送的早日康復蛋糕和許雯婷手做的泡芙,都叫爸爸和哥哥吃掉。他禮貌性的回覆許雯婷的問候訊息,之後就沒聯絡了。

  「你想講什麼?」振文問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

  「蛤?」

  「跟你說警衛室有你包裹的人是我,雖然是老師叫我跟你講的。」

  「都過去了。不是你的錯。」

  抱歉造成大家的驚嚇喔,是我媽的錯,我被她整得好慘。

  我媽?

  沒想到這個稱謂就這樣出現在腦海。該死的血緣。

  「謝謝……」許雯婷侷促道謝。

  「趕快忘掉啦,真的。」

  「好。」她放鬆地笑了起來:「那你保重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兩個人又靜靜站了一會兒。振文拿起手機拍攝,家均、振武、俊喆、小甲玩G5的完整影片。

  直到這趟結束,家均他們開心大叫著往這裡走來,許雯婷再度開口:「我去找我們班嘍。」

  「喔好,掰。」

  「再見。以後大概不會遇到。我喜歡你。」說完她急忙走了。

 

  謝謝你。

  我不喜歡你,我正在等家均喜歡我。

  比起你我很幸運,因為我喜歡的,是每天都能見到的人;我等的,是一定會到的未來。

 

 

越界均文同人:記憶遺落的盛夏30跨年  請點我

越界均文同人:記憶遺落的盛夏  全文目錄  請點我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
mysteryAB

眠鵠

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