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性在BL劇中常常戲份很少或只能助攻,在《越界》中,主線、重大配角由志弘排球男孩們擔綱,但仍在不多的篇幅中,賦予四位女性角色鮮活的生命。

大量的留白,更能藏拙、更顯可愛,更可見光是短短劇情或台詞,就能勾勒清楚形象的劇組功力。

以下談談中中教練、倩如和小小。(莉琪與重要角色的互動少,卻又埋了特別的線索,所以另開專文。)

 

 

【中中教練】

 

可能因為現實中剛好認識很強悍的女教練,導致我看到中中教練很容易出戲,覺得她酸人太嬌弱,吼人太潑婦,缺少主導全場的氣勢,幸好瞪人和打人時有比較威嚴。

 

直到集訓戲我才比較欣賞她。「那是不是該準備練習了呢!」這句台詞,前半段柔媚帶狠勁,後半段飆罵,讓我覺得轉折得很可愛。

最喜歡中中教練的地方,是她告訴隊員,已安排和仁和的友誼賽。她說:「大學長不是只能當偶像劇裡的男二嘛?」話鋒一轉,突然嬌俏起來:「雖然他有點討厭啦,不過他對我其實還滿好的。」家均勁揚俊喆一下子炸開了:「哦~~教練!」看起來跟發現新世界一樣開心的要命。

中中教練這幾句話,展開了一大片的留白,令人感覺這偶像劇裡的男二,可能即將升級為她人生中的男一。

 

中中教練不像小小是當經理,顯然走過完整的球隊之路,然後擔任教練與男性分庭抗禮。在越界中,雙胞胎上場後的仁和隊,實力碾壓沒有子軒學長的志弘隊,但是兩位教練的關係,強弱卻剛好是倒過來的。在隊員眼前通常以嚴格形象出現的中中教練,卻以另一種觀眾未曾見過的面貌,拿住了仁和教練的心。在那一瞬間,原本覺得她氣勢不夠的我,終於願意相信勁揚說的:「中中教練比子軒學長還恐怖」。

 

 

【倩如】

 

子軒說過:喜歡的重點,在喜歡本身啊,無關男女。

所以我不但不排斥,甚至非常喜歡看到BG線在BL劇中出現,因為世界上不可能只有男性沒有女性、只有同性戀而沒有異性戀(時空環境設定在全男的校園、軍隊等另當別論)。如果女性只是助攻的砲灰,或被醜化成阻礙戀情的白目,我會很失望。

偏偏倩如這個角色,在前半段就是如此不討喜。做那什麼便當?說那什麼蠢話?還有邱子軒你是智障嗎?已經昏倒一次了第二天竟然還考慮吃下去?這段劇情有拖戲之感真的讓人很煩躁。

從第八集對話來看,子軒顯然告訴過妹妹,宇豪很忙、不要煩他,倩如安靜了一陣子之後仍決定告白,以「告訴爸媽,哥哥還在排球隊」威脅子軒陪她,這讓我討厭她的情緒滿到最高點,很氣BL劇為什麼要把女生寫成這樣?男孩們的戀情有許多對彼此的關心和體諒,女孩的追求行為卻偏要這麼幼稚和自私?

 

最後倩如果斷放下,那段經典台詞,一下子把這角色救回來:「早點跟我說,我就不用買這盒巧克力啦!貴就算了,還要自己吃,吃了又變胖,胖了又要自己減!」

她對宇豪的喜歡程度,遠不如夏邱之間的情感,真的就是覺得很帥、被電到、想交往看看,不可能都不會難過,但真的還好。再加上她刻意淡化、幽默化此事,讓子軒明白:不是每個人用上「喜歡」這個詞,都像他和宇豪之間的「喜歡」那種份量。從宇豪的台詞也顯示,倩如有告訴宇豪不要怪子軒、是她逼他去的。

 

看起來好像人物設定大轉變,但其實有跡可循。

倩如就是因為腦袋和一般人不一樣,所以被振文說「正妹怎麼可能沒朋友?」她的個性,無論喜惡都直接表現在臉上和言語中,特別容易得罪人,但也確實沒什麼心機,想要什麼就講,喜歡誰就追,無論是脾氣還是迷戀,都來得快去得快,覺得自己錯了,也會乾脆的道歉。依循著任性的模式,講著令人傻眼的話,透露自己獨特的價值觀,其中有著成熟的體會,這樣的倩如,真好啊。

 

想想子軒這麼寵這個妹妹,除了親情,還因為,倩如擁有一個子軒已經不能有的特質:勇往直前近乎橫衝直撞——他愛的宇豪也有這種特質!

子軒是乖乖牌、好學生,但個性中有一塊非常狂傲,展現傲氣的方式是:大人要求的事情他做到最好,他想做的事情也做到最好。因為有前者,大人就沒有藉口,反對他在後者上的拼命。結果,因為太愛排球、練得太兇、試圖在排球路上衝得太快,反而操壞自己的腿,永遠不能再上場。

於是他被迫讓個性中深思熟慮的那一面,放大到極致,主導他的人生,於是他珍惜、呵護並鼓勵妹妹這寶貴的本性,以純然欣賞的眼光,又帶些許無奈的感受,接受妹妹見一個愛一個這種令他傻眼的事實,也接受賀承恩以「妹控癌末期」這半開玩笑的委婉指責。

 

 

【小小學姐】

 

相較於History1《離我遠一點》的腐女夢夢,何小小的言行個性可愛太多了。

我很喜歡賀承恩和何小小這對情侶。記得飾演賀承恩的謝毅宏好像本來已經自認做好一切準備,沒想到在戲裡是個直男根本沒有BL劇情(只有演給何小小看的劇中劇,以及存在觀眾腦中的邪教),而且明明有個女友,但根本沒在談戀愛!

唯一能夠證實賀小確實在交往的,除了子軒的台詞外,就只有第五集,學長姊問大家考得如何以確保集訓可成行、宇豪和振文跳完歐趴舞、大家紛紛離開社辦時,賀承恩牽著小小的手離開。其他時候,他們都是一起經營球隊的老夫老妻。從謝毅宏和盧彥澤的直播,知道演員對這段感情的私人設定,覺得驚喜:子軒幫賀承恩在地上排很多很多蠟燭,排出愛心的形狀,好跟小小告白。這也難怪,子軒跟宇豪講起有人感情加溫進而交往的集訓,會笑得那麼開心滿足了。

 

我在舊文中表達了對小小這個角色的喜愛,以下文字引自〈【越界】夏秋紀事(下)志弘大觀園中的美麗青春——由何小小來寫〉:

「小小用她的眼睛,觀察男孩的言行互動、用她的彩筆,紀錄當事人視而不明的事件──那些彌足珍貴的情感。不管是不是腐女,駐足、注目、銘記、創作,這種心境本身是很美好、很快樂的。小小打從心底認同在社會上仍屬禁忌、常常藏在櫃中的感情,她真心誠意紀錄那些美好的男孩們的青春,用她骨靈精怪的腦袋,寫下一個又一個批註,幻想出一個又一個自娛娛人的故事,一面默默照顧大家,默默見證所有人的感情,留住那些嘻嘻笑笑的憂傷,酸酸楚楚的甜美。」

 

我不認為小小是自己愛打排球,因為志弘沒有女排,才只好在男排當經理。我感覺她唯一的興趣,就是觀察人群、編織BL故事,愛排球,那是跟愛這群志弘男孩放在一起愛的。

小小剛好能跟排球隊隊長賀承恩各取所需。賀承恩需要一個不只是挺男友而是真誠愛著所有人的經理,而小小需要一個超然的、在一旁觀察一整群男孩的位置。

對賀小這對情侶來說,人因為什麼理由進球隊不重要,只要打好自己的位置,就是完美的戰友——正如他們兩人:一個愛排球、講幹話、具備領導專才的男孩,和一個愛幻想、常興奮、擅長繪畫和創作的女孩。大不相同,卻又完全互補,在校隊經營上各自找到自己喜愛又能力足以付出之處,彼此愛慕而走到一起。

 

小小的夢想,就是大家一起達成夢想,無論是贏球,還是戀愛。

她完全不介意,男友大量時間心力都給球隊,而非跟她約會;完全不介意,男友跟子軒之間,有她打不進去也無法取代的深厚情誼。她在振文對振武的感情尚未浮上檯面時,就興奮「難道是傳說中的再婚兄弟cp!」現實中禁忌的無血緣法律兄弟相戀,她還真不覺得有哪裡不對(結果子軒宇豪反而擔心,文武變成小小的漫畫封面)。

宇豪跳發,眾人驚詫,她直接指出:「欸子軒,他姿勢跟你一模一樣耶。」還在中中說宇豪運氣太好時,幫宇豪說話:「幹麻這樣說他。」她覺得宇豪那是實力,不是運氣,不只來自天賦,還來自同樣尚未浮上檯面的、「和子軒姿勢一模一樣」的動機。

雖然夏邱文武四人都不會找她訴說煩惱,但她比任何人都早察覺或點明真相。和別人的差異在於,因為大腦迴路與常人不同,她對此從不感到困擾,只有期待與祝福。

排球是志弘男孩的信仰,小小是同輩中唯一的女信徒,信的不只排球,是上演無數怦然心動故事、交織著大家沸騰熱血的青春。如果說賀承恩和邱子軒是志弘排球隊的大腦與靈魂,那麼小小就像感知各種細微變化、傳遞並分享信息的神經元,還是所有珍貴記憶的儲思盆。在她心裡,不同動機、不同個性、不同愛戀,都沒有關係,都會成為獨特的故事。每個故事都值得珍惜,每個夢想都值得圓滿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steryAB 的頭像
mysteryAB

眠鵠

mystery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